歡迎您訪問十三師政務網門戶網站

加入收藏| 設為首頁 |網站地圖
首頁>> 今日十三師>> 本師新聞>> 正文
【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】閆文義:榮譽屬于所有烈士
來源:兵團第十三師   作者:新聞中心   點擊數:   發表時間:2019-10-16 13:25:58
    

解放戰爭中,他在太原城的碉堡、巷道里與國民黨反動派“掰過手腕”。

抗美援朝戰場上,他在1089.6高地多次穿梭敵人封鎖線,完成組織交待的任務,被授予“金日成三級勛章”,榮立3次三等功。

凱旋之后,他繼續投身國防事業,上世紀50年代來到新疆,從此扎根祖國邊陲。

88歲的閆文義,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”紀念章獲得者之一,一位一生默默奉獻,踐行初心和使命的老黨員。

金秋九月,小城哈密,大營房一棟二層小樓里,閆文義正在為陽臺上的仙人掌澆水。他覺得在惡劣環境中頑強生長的植物,像極了他們這些從革命戰爭年代走過來的人,有種壓不垮的氣勢。

閆文義對中國共產黨的向往,始于少年。

閆文義出生于河北新樂,少年,他和鄉親們親歷著日寇“三光”,家仇國恨在心里埋了種子。

當時,八路軍戰士多次借宿于他爺爺家,他們和藹可親,穿著草鞋,為老鄉挑水。駐扎的戰士也會摸摸他的頭,親切的呼他,“小鬼,哪耍去?”,偶爾給他點餅干,讓他心里暖暖的,如同親人。

“以后,我一定要加入他們,打鬼子,保家衛國!”冀州多義士,閆文義心里暗暗發誓。

1948年,秋收掛鋤后,他報名參了軍。

1949年1月1日,敢吃苦、敢拼命的小伙子在王指導員的介紹下入了黨。

老人驕傲地說,當時,連隊僅兩人正式轉正。他清楚記得,他是在一座大房子里,認真地對著黨旗宣誓的。

“宣誓時只知道高興。因為入黨了,就是跟著共產黨一輩子了。”閆文義說。

根植于人民的軍隊是不可戰勝的。

太原戰役,閆文義當時還是個小兵,“毛孩子”,戰友們多照顧,他倒也沒受啥傷。

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,閆文義隨志愿軍入朝作戰。這段歲月也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

入朝后,閆文義擔任志愿軍某部通訊員,傳達團、營干部命令。

“1089.6高地,拉鋸戰,兩年里,山頭硬生生被削下去三丈!我們班,16個通訊員,只回來兩個……”戰爭之慘烈,老人低頭,紅了眼。

良久,他轉頭看我,略帶歉意,“人老了,感情控制不住。”

某一晚,接到首長命令,把團部命令送至營部,朝鮮多山,需要走“之”字型,距離“跑步需6個小時”。

過第二個山溝,碰到了幾個美國傘兵,不過50米。閆文義沒多想,掏出一顆手雷就朝著嘰里呱啦的聲音方向扔了過去,轉身,折向山上跑去。

一身山土抵達營部,“還好沒耽誤正事。”

“怕嗎?”我小心翼翼地問。

“怕死不當兵。”他似乎有些生氣。

通訊兵,除了送信,還得送人。

閆文義有個特別本領,能判斷出炮彈落點。這在當時通訊班,不過兩人。

某一次戰役,前方戰斗減員,首長把抽調的50余人交給了他。

“我就成了臨時指揮長,路上要過4道敵人封鎖線,6次轟炸,當時,我喊‘臥倒’,然后大伙兒全部臥倒,我們迅速跑向上一個炮彈落點,一個坑一個坑地過,最后還是犧牲了七、八名戰士。”深深嘆了口氣,閆文義很是惋惜,“實在是沒辦法了!”

彈坑很大,里面有很多未燃燒盡的彈皮。

閆文義左手的無名指以及膝蓋、眉角處……保留了這些“痕跡”。

之后,閆文義又下排參加過多次戰斗。60多年過去了,這段悲壯的歷史成為閆文義永不磨滅的回憶。多少曾經日夜相處的戰友,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0余歲的青春年華。

我在老人珍藏的發黃發黑的《立功證明書》上,找到了他的戰斗故事。“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二十日,在隱魚山時工作積極,戰斗勇敢,在艱難情況下,在敵人炮火下,機動靈活完成了組織交辦數次任務。立三等功三次。”

1953年夏,閆文義先后前往85速成中學、武威學校等部隊學校學習,之后前往新疆。

隨后,閆文義在新疆軍區警衛營教員排、軍區學校、哈密軍區組織科、哈管局人武部等多地任職。

“這之后,發生過哪些記憶深刻的事?”我又問。

“救過一個老鄉。”

剛到哈密不久,閆文義率部隊前往陶家宮訓練,遭洪水。

轉移完大部分老百姓后,“首長,我老漢還在屋子里。”一老婦,神色十分慌張。

摸清位置后,閆文義噗通一聲跳進了水里,“我游泳是個‘把式’,齊胸深的洪水,算不得啥。”

一把撈過老漢,背上肩頭,沒出幾米,房子就塌了。

在戰士們的掌聲中,他像是回到了朝鮮戰場,完成首長交待的任務般高興。

“最高興是哪件事?”

“我們和陳毅元帥合過影。”閆文義挺起胸膛,目視前方,像是回到了那個時刻。

某年,新疆軍區大練兵。陳毅元帥出席,結束后與各戰士、裁判員合影,閆文義是當時射擊組裁判員。

離休后的閆文義生活低調,偶爾會給旁人講起當年的零零碎碎,他也從不提及自己的功勞,“所有榮譽不是給我個人的,都是國家對所有烈士的褒獎,我們要永遠銘記這些為新中國犧牲的英雄們。”

采訪結束后,面向鏡頭,閆文義緩緩舉起右手,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(謝增杰)

  分享到:0
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遗漏号码